如果有人問你,一個女子的肩膀,最多能承受多大的重量,你一定心里在想:那能有多少,弱女子而已,風雨降臨時,永遠都是被保護在傘下的人。然而,有一個女子,卻用她二十幾年的青春為我們書寫了一個事實,女子并不弱,凄風苦雨中,她用自己的手為家庭撐起了一片朗朗晴空。
    二十八歲,對于一個女子而言,本應是個最美好的年紀,然而那一年對于她以及她的家庭來說卻如同一場噩夢。她叫姜波,生長在黑龍江省青岡縣蘆河鎮一個普通的小村莊,是個聰明能干的姑娘,二十出頭妙齡之時與同村同歲的小伙子叢偉結婚,叢偉是個手藝很好的木匠,兩人還種了幾畝地,婚后生了一雙兒女,一家四口過著平靜而幸福的小日子。然而,命運總是喜歡在不恰當的時候跟我們開一些玩笑,在她二十八歲那年,丈夫叢偉的一場腰痛病撕裂了這個家庭幸福平靜的生活,丈夫是家里的頂梁柱,突如其來的重病使這個本來就沒有什么積蓄的家庭不但失去了經濟來源,還要承擔丈夫的醫療費和一家四口的生活費,整個家庭的重擔瞬間壓在了她柔弱的肩上。
    年輕的她面對嗷嗷待哺的一雙兒女和臥病在床的丈夫,幾近崩潰,她一度迷茫而恐懼,在很多個夜里偷偷哭泣,有一次她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哭,一雙小手撫上她的臉擦眼淚,“媽媽不哭,媽媽不哭!”是她兩歲的兒子,她一把將孩子擁入懷里。想想自己只有五歲的女兒和兩歲的兒子,又一想那對自己體貼呵護的丈夫,她心中瞬間注入一股力量,她想:我必須堅強,如果我也倒下,那我的丈夫怎么辦?我的一雙兒女怎么辦?為了他們,我也要撐下去。
    此后,她便帶著丈夫走上了漫長的尋醫之路,為了給丈夫看病,她做過各種各樣的工作,自己起早貪黑在街邊擺攤,騎著自行車走街串巷的賣冰棍,還做過裁縫......倔強的她硬著頭皮踏進所有親戚朋友的門檻去借錢,終于,在2000年被確診為“先天性畸胎瘤”,東拼西湊了手術費終于成功的做了手術。但是由于瘤對神經長期擠壓,術后留下了后遺癥,小便失禁,而且依然沒有什么勞動能力,在那次手術前后十幾年,她每天都要給丈夫洗兩次尿墊,就如同照顧嬰兒一樣十幾年如一日的照顧著丈夫,但是她依然覺得很慶幸,因為起碼留住了丈夫的生命??墒蔷驮谒膬鹤痈呖寄悄?,又檢查出了丈夫腎功能嚴重衰竭,再嚴重一點就是尿毒癥,為了不影響孩子們學習,她沒告訴孩子們這件事,然而那年就在家家戶戶歡度春節時,丈夫病情再度惡化,只能再一次住院,那一年除夕,對于這一家人來說是那樣的難熬,透析了兩次,由于考慮到家庭經濟情況,大夫建議不能依靠透析,于是在2010年她的丈夫又做了第三次手術,這次做了雙腎造瘺的手術,直接從腎盂排尿,以緩解病情,之后的幾年丈夫一直帶著腎管生活,萬幸的是,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而且身體狀況奇跡般的好轉了很多。
    在這個小村莊,每到農忙時都能看到許多拖拉機忙于耕作和收割,然而在一輛拖拉機上總會有一個特別的身影,那就是她,丈夫不能干活,她只能承擔別人家男人承擔的所有任務,為了償還十幾年給丈夫治病欠下的外債,為了支付丈夫的醫藥費和兒女的學費,她在村里承包了幾十畝地,還養了兩頭牛和兩頭母豬,農忙時節她每天都睡不到四個小時,一個人奔波在牛棚,豬圈和田野里,生活的壓力改變了她美麗的臉,歲月的風霜給她的發髻染上幾縷雪白,然而她仍年復一年的忙碌著,每當她開著拖拉機拉著一車車玉米在村里穿過,人們都會向她豎起大拇指并投來欽佩的目光。
    她最初只是希望能把兩個孩子撫養成人,讓他們長到可以自己生存下去的年紀,沒想到在自己的教育和家庭影響下,兩個孩子從小學開始學習成績就很優秀,而且無論是學習還是生活從來不讓家里操心。母親的艱辛父親的苦痛他們看在眼里,從不計較吃穿,即使在高中時正值女孩子愛美的年紀,女兒也一直穿親戚家大一點的孩子穿過的舊衣服,兒子小時候,鄰居問:“想要好吃的不?”年幼的兒子看了看小賣部里的零食答道“不要!”鄰居驚訝的問,“為什么?”“因為我家的錢要留給我爸爸看病呢!”鄰居被這年僅五歲的孩子感動哭了,買幾塊糖給孩子吃,結果他死活不要,還說媽媽說不能隨便拿別人東西。作為母親,她無疑是成功的,她不僅給了孩子們生命,更給了他們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讓他們懂得了什么是善良,什么是樂觀堅強。如今,女兒大學畢業已參加工作,兒子正在備考研究生。兒女的優秀也是她與丈夫堅持下來的最大動力。
    除了承擔家庭責任外,雖然自己在苦難中跋涉,她卻依然不忘記社會責任,在村上任職婦代會主任多年,一直以積極樂觀的心態影響著村里的其他婦女自強自立,而且在丈夫的支持下,她十幾年來一直保質保量完成各項工作,如今她已經五十歲了,與其他村婦代會主任相比她已經不再年輕,但是在婦女工作上仍然一絲不茍不落人后,多年來被縣、鄉評為優秀三八紅旗手、優秀基層婦女工作者等稱號,幾年前還積極地入了黨。她說,只要鎮村和百姓們認為我還能勝任,我就會一直努力把這個工作做好。
    曾經很多了解她情況的人都會很同情的說:你可真苦??!她卻總是微笑著說,沒什么苦不苦的,與失去家人愛人的人比,我是幸運的,與孩子叛逆甚至誤入歧途的母親比,我是幸運的,和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而活著的人比,我是幸運的,苦難或大或小,每個人都可能經歷,但是苦難過后我還有一個完整的家,我還有一個愛我的丈夫,一雙懂事而優秀的兒女,所以我覺得我的生活中幸福比苦難多得多。